鸩夜

啦啦啦啦啦,一只蠢萌的二货喵姐~

一晃两年过去了,前两天翻相册的时候才发现大小姐的明信片还留着。就一起发上来啦
希望下一年,还能相伴而行。

存档+1OwO
PS可真好用,也要感谢提供素材的大佬们

OwO小屋接单!下单的客人麻烦看最后一张图上的账号给我留言要求的大致风格和时间。毕竟不可能24小时都在线,所以如果我没有即使回复也请谅解。

暖暖与食戟之灵·中

     “所以说,这次又打电话来是因为什么?”暖暖双手不停地在布料上翻飞,分出心神冲着桌上打开免提的手机询问。

     “就是想问问你有没有时间,我这里有...”城一郎话还没说完,就被暖暖打断了

     “我这边现在可是接近死线了,”暖暖看着桌上堆得高高的设计图和材料,怨念深重极了,“没什么大事的话,我就挂电话了。”

       电话另一边的城一郎像是没有感觉到暖暖的怨念一样大笑着开口“别这么着急吗。我这次有正经事要请你帮忙。”

       暖暖停下了手上的动作,复杂又无奈的扶额“......好吧,难得你那么正经。我就听听你又搅和进什么破事儿了吧。”

    ————————————————————

     “干杯!”

      随着玻璃杯的碰撞声,极星寮众人便迫不及待地开始享用由原第二席——才波城一郎,也就是幸平创真的父亲,幸平城一郎制作的异域风味大餐。

     “(咀嚼咀嚼)斗殴敲好次”悠姬连吞下口中的食物再说话都没顾上,就继续向着桌上的食物进攻了。

       另一边的丸井则正经多了,咽下食物后便习惯性地开始分析,“嗯,这道羊羔肉非常柔嫩,应该是用了#¥%和#¥&*...不过这股特别的味道是......?”

     “应该是酒吧,”凉子夹起小块的羊肉嗅了嗅“但是这淡雅的醇香....到底是用了什么材料?”

     “我稍微用了一点点朋友送的[夜芙海棠]。”城一郎很爽快地揭晓了答案。

       他小心地拿出一个枣红色的酒坛,非常感慨地回忆起来“当时就觉得肯定和羊羔肉很合,不过最后效果会这么棒也出乎了我的想象呢。”

       一揭开坛子上的封泥,悠悠的花香就从坛子里飘了出来。大朵大朵的粉色花朵在琥珀色的酒液深处静静绽放,就好像隔着重重帷幔、充满神秘气息的美人倾城一笑般动人心魄。

    “来,”诚一郎拿出了喝清酒的酒盏,一人倒了一口的量,“这个酒是我从[Niki](1)手中拿到的试作品16号,今天就让你们看看真正的好酒吧。”

    ————————————————————

    “不等你儿子回来再走吗?城一郎”看着拖着拉杆箱走出极星寮的城一郎,文绪婆婆还是忍不住问了一句。

    “啊,我相信创真应付的过来。”城一郎挠了挠头发,一如既往的不拘小节“而且有人来接我....”

      话音未落,一辆轿车就从远处驶来,稳稳地停在城一郎面前。

   “幸平先生,现在就走吗?”摇下车窗,车里的人向着城一郎询问道。

       文绪婆婆注意到,这辆车子的后车门处有一个金色的奇特纹饰,看上去非常眼熟。    

       还没等文绪婆婆想到纹饰到底是什么,城一郎那边已经非常爽快地点头答应了“嗯,这就走。”

    “到底是在哪里看到过呢...”直到载着城一郎的车子驶出视线,文绪婆婆也没想到这眼熟的纹饰到底为何物。

   


假如暖暖在《魔嫁》剧场

这段时间事情比较多,悄咪咪地上来撒把土填坑

OwO还在看我的更新的小可爱们不要打我





***【月下舞会】13.[花之庭院]·相似之人***

       ...“唉...我没有这么吓人吧?”摸了摸自己晚霞般美丽的红色长发,年轻女性内心有些不是滋味

       ‘但是不对啊,小艾莉丝是照着那位大人的面容把‘我’画出来的...再怎么说也不会到吓人的地步啊?’

        年轻女性摇了摇头,否定了这个想法。她如晚霞般美丽的长发随着她摇头的动作在微风中摆动;这时,智世也刚刚好从短暂的惊讶中清醒了过来,被年轻女性随风摇摆的长发糊了一脸。

       ‘...该说这是在梦中吗?在现实中头发直接穿过身体,那简直就是惊悚片啊’

        智世有些无语的盯着糊了她一脸的红色长发,默默地动手将头发拨开‘而且这么长的头发,要用多少洗发水啊?目前遇到过的女性好像都留着一头长发,都是怎么保养的啊....’

        撩开了阻挡视线的长发,智世震惊地盯着正在沉思的年轻女性,面前的这张脸就好像在照镜子一样,竟与自己的面孔有6分相似!这多多少少让还没有见过什么大世面的智世愣在了原地。

       “嗯?...哎呀呀,真是熟悉的面孔呢,”从思绪中回过神来,乍一看到与自己如此相似的脸庞,年轻女性也吃了一惊。她不动声色地仔细端详了一下智世,心里也有了些推测。

       ‘难道说...是那位大人的血脉嘛?这种心悸感......’

        抑制住激动的心情,年轻女性向着智世露出了浅浅的微笑“...不好意思,刚刚实在是太失礼了。我是西尔维娅夫人[Sylvia],你可以叫我西尔维娅”

        智世懵懂而茫然地对着年轻女性——也就是西尔维娅夫人眨了眨眼睛,才小声说道“智世。我叫羽鸟智世。那个...这里,是哪里呢?”

        西尔维娅夫人挑了挑眉,‘羽鸟...智世?难道说,那位大人的后裔在传承中改变了姓氏?再套一点信息才能更加确定啊......’但是面上却是一副正经的模样,热心的为智世介绍起来。

     “这里是梦之狭间,是幻想种们的梦之世界。偶尔也会有魔力高深的人在梦中误入,”不过这里正好是画之世界和梦之狭间的交界处,

     “虽然这里很和平,但是人烟稀少,”因为还是会有噩梦的情况出现,几乎没什么幻想种乐意待在这种危机四伏的地方啊,

        她指了指智世,“不过梦醒之后就可以出去,所以不用担心啊,智世小姐。”再多说一点你的信息啊,让我核对一下好确认你到底是不是那位大人的血脉啊!

       西尔维娅向智世伸出了手,笑眯眯地提议“离你醒来应该还有一会儿呢,智世,要不要和我一起在这里走走?”所以快点答应啊!

       在西尔维娅殷切期待的注视下,智世犹豫了一下,便点头同意了“嗯.....?!”

       智世死死地盯着自己正逐渐透明化的双腿,震惊地说不出话。西尔维娅倒是很快就反应了过来,她隐晦的注视着智世,眼神里略带一丝不易察觉的羡慕,‘真好啊,这么快就回去啦...’

       西尔维娅很快就调整好了情绪,柔声安抚起了正手足无措的智世“没事的,智世。身体变得透明了,就是可以离开这里的标志哦。不用担心会有什么不良的影响,”

       说着,西尔维娅又从脖子上解下一条精巧的项链塞入智世手中,“如果实在担心的话,就拿着这个怎么样?”

       冲着智世眨了眨眼睛,西尔维娅露出了恶作剧得逞似的狡黠笑容“下次,把这个还给我的时候,一定要和我一起走走哦?”

***【月下舞会】14.[花之庭院]·宝石项链***

    “智世.....”

     是非常熟悉的声音。

     无边的黑暗中,智世环绕着双膝,像婴儿般沉沉的睡着。

    “智世....醒醒.....”

     声音还在继续。这次的声音清晰了许多。智世的眼睑轻轻地动了几下。

     是谁在呼唤着我?就像...妈妈一样......

     智世眉头紧皱,仿佛陷入了梦魇。那条经由西尔维娅夫人给予、被智世攥在手中的项链顿时在这黑暗中绽放出了柔和的光晕。

     卷携着微光,一位身着纯白衣裙,红发绿眸的美丽妇人自光晕中出现。她伸出双手,从背后温柔地将智世环绕。妇人的行为很好的安抚了智世,在这温柔的守护下,智世安心地沉睡着。

     “智世....醒醒.....智世!”

      伴随着迎面而来的白光,黑暗如潮水般褪去了。妇人不舍地注视着怀中的智世,她美丽的脸庞上满是与她年轻的容颜不符的慈爱。

      最后看了一眼智世,妇人便小心翼翼地将智世推向了仿佛正在催促的白色光晕。伴随着白光大盛,妇人的身形也随之破碎,重新回到了项链之中...... 

     ................   

     从梦中醒来,智世刚刚睁开她那双翡翠般美丽的翠绿双眸,便对上了十分具有厚重感、带有浮雕特色的天花板。

    “这里是...?”智世从柔软的大床上坐起身来,茫然地环顾四周:古典淡雅的色调、简洁舒适的摆设,与自己在艾利亚斯家的房间完全不一样。

     舒适的凉风和早晨的阳光透过落地窗半透明的白色门帘吹拂过来,丝丝的凉意却并没有让身上仅仅只有一件白色睡裙的智世感到丝毫不适。

     不过总是穿着睡衣走来走去实在不妥。智世简单的洗漱过后在房间里转了转,很快就找到了放在床尾软凳上的替换衣服换上。

     那是一套款式简洁大气,十分适合日常出行的裙装。淡淡的薄荷绿和丰润的乳白为主色调的裙摆,优雅的蕾丝和细密的褶子妆点其上,配套的白色披肩、同样是淡绿色的淑女鞋和有着白色雏菊点缀的帽子更是锦上添花。

     智世穿戴好衣裙,对着更衣镜拿着帽子正犹豫要不要带上时,沉闷的敲门声在门外冷不丁地响起,让智世吓了一跳。

    “咚、咚,咚”门外的人不紧不慢地敲了三下后,陌生女孩子的声音隔着门板柔柔地传了过来,“智世小姐,您醒了吗?”

     隔着一道门板,女仆顿了一顿,继续说道“我是庭园的女仆,待您洗漱完毕后,由我引导您前往餐厅用早餐。”

     智世消化了一下女仆话中的信息量后,同样非常客气地回答女仆“好的,我知道了。请稍微等一下。”      

     匆匆将帽子拿上,智世便打开房门跟着女仆前往餐厅用餐。

     


联文:奇迹咕哒——平和的茶话会

联文,本篇掉落大王童谣父女组X咕哒,亲情向

小学生文笔、 OOC瞩目、咸鱼xjb放飞自我。

全员存活背景下的迦勒底日常

ps.背景设定有点长,别打我QwQ

——————

        近日,MASTERの衣橱在广大玩家们的殷切期待下,接连推出了众多游戏功能。达芬奇酱带着她标志性的神秘的微笑在之后的官方的直播中发布了新版本PV:四个穿着和服/花嫁/泳装/洋装的Master(幼)围坐在桌边开起了茶话会,小小的Master晃悠着小短腿、对着镜头甜蜜蜜地笑着......所有看完PV的玩家都疯狂了。

        很快,官方就在众多玩家(英灵)的期待(威胁)下公布了幼女master的入手方式——小屋卡池全收集。官方非常心机地把每一个小屋卡池的幼女master都画得各具特色,这也使得大量玩家心甘情愿地贡献出资金,在之后再度掀起了一阵“氪金”热潮。


       阿蒂拉虽然是匈奴的大王,持有【军神之剑】这一高强度宝具实力高强的从者,甚至还说出过“文明论”这种十分令人印象深刻的危险话语,但其实也是个会感到害羞,有着少女心的女孩子。

       自从入了Masterの衣橱这款游戏后,阿蒂拉就仿佛觉醒了一样,疯狂地收集着各种款式的颜色鲜艳的小裙子。不过生性内敛的阿蒂拉将这点隐藏的很好,目前也只有童谣、达芬奇酱等寥寥几个人知道阿蒂拉在玩游戏。

       达芬奇酱是凭经验看出来的,但是童谣可不是。童谣会发现阿蒂拉也在玩Masterの衣橱,主要还是因为一次大型限定卡池的原因。

       阿蒂拉的幸运值是A,这使得阿蒂拉可以说非常幸运地就从大型卡池里抽出了两套主推的五星套装【光】和【暗】,但是却死活抽不到阿蒂拉最最想要的次推四星套装——【彩虹】。

       这在Lancer眼里的千年等一回,在欧皇的幸运A下却是幸福的烦恼。因为这件事,阿蒂拉十分焦躁。连打修炼场时都静不下心,轮轮3红加暴击,没多久就打完收工了。

       阿蒂拉回来以后刚上游戏,童谣便从门口路过。小姑娘正准备找Master和她一块去安徒生那里催稿,刚好听到了抽卡音效,便好奇地探头进来瞅了一眼。像是一只被抛弃的狗狗将身体蜷成一团的阿蒂拉让她吓得往后退了一大步。

       在了解实情的经过后,童谣便提出让她帮阿蒂拉抽卡。童谣的幸运是比阿蒂拉低了一截的B,所以没费多少功夫,便将【彩虹】抽齐了。

       从那之后,阿蒂拉和童谣便渐渐因为游戏而熟悉起来了。童谣时不时地拉着阿蒂拉往安徒生的书房跑;阿蒂拉也会从特异点带些小孩子的话本什么的给童谣。

       闲暇时间,阿蒂拉和童谣会坐在一块儿,互相帮忙抽卡



       “呜...请一定要中啊....”童谣紧紧地盯着手机屏幕,非常珍惜的小裙子几乎要被抓皱了也没有在意。

       拿着童谣贴着粉色小花贴纸手机的阿蒂拉倒是非常淡定就按下了十连按钮“那我开始抽了。”

       金光在屏幕上一闪而过后,象征着卡池收集度100%的礼炮和闪耀着众多Lancer(非酋)求而不得的粉色礼盒便跳了出来。

     “哇!终于集齐了!”童谣兴奋地举起了手机,屏幕中身着粉嫩梦幻的Lolita裙子的master(幼)头顶大大的New!正闪着金光。

     “......恭喜。”一旁的阿蒂拉送上了祝福。     

     “也要谢谢你啊!阿蒂拉酱!”童谣拉着阿蒂拉的手,真诚的道谢“我一直抽不到【洋装模型】这个SSR限定呢!多亏了你我才能拿到洋装master(幼)。”

       阿蒂拉褐色的脸颊上浮现出了两团不甚明显的红晕“......没事。”                  顿了顿,又为童谣将她头上有些歪掉的帽子摆正“Master,是好文明。”

      “嗯!”童谣高兴地转起圈圈,“我也很喜欢Master!”

 

        阿蒂拉酱,今天也和童谣一起默默地喜欢着Master呢。 


暖暖与食戟之灵·上

嘿嘿,开了新坑!突然的灵光一现,随时会变成真的坑



       “那个老爹,自己不来,叫我到这里来接人,还神神秘秘地说什么会有惊喜...”创真气呼呼地抓着牌子,“而且nikki...?兄贵吗?奇怪的名字,该不会是身高2米的大汉吧?”

       脑洞大开的创真完全没有注意到有一道纤细的身影朝他的方向走来。

       正当创真的想法快要从要接的人迟迟不来歪到今天到底要做什么鱿鱼脚时,有什么东西轻轻扯了一下他抓着的牌子“...不好意思,这位红色头发的先生。请问是才、幸平先生...?”

        是在叫我吗?这是创真的第一反应。

     “嗯?是的。是nikki小姐吗”这么快就接到那个有着奇怪名字的人了?创真疑惑的抬头,刚好和还没松手的这位陌生女性对视了一眼。

        那是位有着美丽的像是薄樱一样的粉色长发和看上去像上好的琥珀色蜂蜜一样眼睛的女性,当她安安静静地注视着你的时候,心不由自主地就沉静下来了。是个特别的人呢,创真近距离地注视着这位不知名女性的双眼,冷静的想道。

        这位有着粉色头发的女性带了些疑问和好奇眨了眨眼,“长得好像啊,你就是幸平先生的儿子吗?”

       “是的,我叫幸平创真。你呢?该怎么称呼你?额..nikki小姐?”创真摸了摸脑袋,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是我那个老爹的朋友吗?”

       粉发女性轻轻地点了点头,慢慢地以一种略显奇怪的语调回答创真“我叫[暖暖],nikki是我的英文名,”说到这,粉发女性——暖暖自己也忍不住笑了,“好好的英文名,在日语里竟然是兄贵的意思。我第一次知道的时候也很纠结呢。”

       她轻轻的卷了卷垂到胸前的发丝,洁白的细长袖管在手肘处堆积出美丽的皱褶。不知为何,创真突然感觉有些冷“当时确实有些困扰,不过大家都很友善呢,”稍微歪了下头,暖暖露出了一个和善的笑容“对吧?幸、平、先、生?”

       创真再怎么粗神经,也本能地察觉到气氛有些不对。不过就算如此,创真还是带着暖暖回到了自家的定食屋。

    “老爹!人我带回来了哦!”创真打开大门,中气十足的向里面喊道。

    “来了来了...”红发的中年男子,也就是诚一郎懒洋洋地从屋子深处走了出来。他一手将他略长的头发撸到脑后,一边无奈地说道“怎么来的这么快啊...创真,麻烦你准备一下茶水。”    

       暖暖在门口顺应日本的习俗将鞋子脱了下来后,便跟着诚一郎来到了客厅。她饶有兴致地盯着正在准备茶水的创真背影看了好一会儿,才慢悠悠地开口“诚一郎,你的儿子很像你,之前路上的时候还拿名字调侃我。那种骨子里的嘲讽本领,可真是一脉相传。”

       “是吗,”诚一郎抬头望了一眼创真,若有所思“...对了,要不要留下来吃晚餐?好不容易才能见一面,一起吃个饭叙旧怎么样?正好我还有些事要和你说。”   

    “好啊,”暖暖从沙发上起身,淡蓝色的宽大裙摆如花绽放“我这次来,可是特地带了刚酿好的[夜芙海棠]。”轻轻地将手中的箱子拎起来展示给诚一郎看,暖暖脸上洋溢着温柔又柔软的表情,“帮我看看,这次还有什么地方需要改进吧。”